台灣的民主化從一九七0年代開始,一路顛簸,直到2016年實現了第三次政黨輪替;當時,不少人都認為台灣民主已經得到鞏固。現在看來,台灣民主鞏固的看法太樂觀了,也太天真了,在我們看來,台灣民主並沒有因為第三次政黨輪替而鞏固,反而沈淪為一種幫派政治。 什麼是幫派政治?簡單的說,就是同黨的人,同黨的事,就是政治正確,彼此之間,不看公理,不論是非,而是不論對錯都義氣相挺。民主政治當然是政黨政治,政黨之間彼此競爭也是常態,但政黨政治不同於幫派政治,在於政黨政治仍然有其界線。這個界線就是民主政體下應該超越黨爭的獨立機制,例如媒體、司法、監察、以及選務機關。然而,在民進黨執政之下,政黨的黑手已伸到了這些機制之中,而甘願擔任民進黨黑手者,不僅無視於這條界線的存在,反而以為民進黨服務為榮。台灣民主已失去了維護公正獨立的機制,只剩下了黨同伐異,這就是台灣的幫派政治。 以媒體來說,媒體可以有立場,但不能背離了媒體的原則,尤其新聞的品質更是媒體的靈魂,但媒體為了立場與利益,卻拿靈魂與浮士德交換。所謂假新聞當道,不就是媒體不盡責任,甚至於推波助瀾的結果嗎?民進黨政府現在說要管制假新聞,但其意是在管制批評民進黨政府的新聞,而不是真的關心假新聞的傷害。如果民進黨政府了解什麼是假新聞,就不會有管制的想法,會有管制的想法,正是因為民進黨本身就是此道高手。 以監察院來說,蔡英文提名的監委,似乎不知道監察院的屬性,而以為自己是由總統提名,就應當效忠總統與民進黨,而不是憲法。陳師孟明白表示自己是辦藍不辦綠,對宜蘭代理縣長陳金德連本帶利退稅給農地違法使用戶的行為,也不願彈劾。此外,監委蔡崇義、王幼玲加入拔管行列,約談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,「瞭解管中閔擔任公職及教職期間,相關兼職有無違反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、公務人員法、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等相關規定情事」。這兩人的問題既在於不了解監察院的職權並不及於大學教授,而且約談之前並未做好功課,因為管中閔兼職問題已經地檢署調查,並沒有問題,更離譜的是,現任官員有兼職情況者如葉俊榮卻不必約談。這不就是幫派現象嗎? 中選會主委陳英鈐與這些人比起來,也不遑多讓。老實說,中選會在歷任主委的努力下,確已建立相當公信力,但這一切都被現任主委陳英鈐輕而易舉地用幾滴眼淚就破壞了。以核養綠公投提案在限期內要補送連署書,被中選會拒絕了。反空污公投雖然成案了,但主委陳英鈐卻對連署人比例過高表示痛心,並且要對提案人提告,創下了中選會告提案人的先例。陳英鈐似乎不知,自己已在歷史上留下了一段不清白的紀錄。過去民進黨提出的公投案,連署人不合格率,有高達四成至五成者,高於反空污空投的不合格率,但中選會何嘗告過一位提案人。老實說,連署過程中難免有各種的疏失,幾成的不合格率本來就不值得大驚小怪,重點在於合格人數是否達到法定標準。陳主委在立法院內表示痛心,並淚灑會場,讓人不知所以,因為他表現得不像是一個獨立機關的首長,而是另一位像張天欽一樣的廠公而已。 台灣政治只是披著民主外衣的幫派政治,難怪吳佩蓉會問「這是我要的民主嗎?」這不只是吳佩蓉的問題,而是每一位台灣人民的問題,就看自己能不能給出良心的答案罷了! 【大華網路報】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j23hjqtkg 的頭像
hj23hjqtkg

新電視

hj23hjqtk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